“云中”香榧果 飘香满婺城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5 20:35 浏览次数:

  在婺城区塔石乡下淤村的一处山地上,有一片420亩的香榧林。作为婺城最大的香榧基地,这片香榧林的背后,是一个残疾人自强不息创业致富的故事,是婺城上下齐心全力扶持的温暖,更承载着婺南山区百姓们对美好生活的期望。

  袖口跟裤管高高卷起,皮肤黝黑,络腮胡子稍显凌乱,除了炯炯有神的双眼外,在“香榧大王”章祝军的身上没有丝毫精明生意人的影子。但当他和记者说起自己的香榧事业蓝图,这个腼腆的中年男人却又跟转了性儿似地滔滔不绝。

  那是上世纪90年代末,章祝军还在上海的一家工厂打工。由于操作不慎,年仅25的他几乎失去了左手。悲伤中,他拿着用工单位赔偿的1万元回到了金华。“那时候的我很沮丧,甚至觉得人生都没有意思了,很想放弃。”但是,作为家里的主要劳动力,陷入人生低谷的章祝军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我只能硬着头皮干。”章祝军回忆,刚回来的时候,他向亲戚朋友借了钱,开了家服装店,但是三年来生意不温不火。后来又筹资尝试着种起了稻谷,却又赶上了粮价的低谷期,不但没赚到钱,还赔进去不少。

  是退缩,是坚持,还是另辟蹊径?看着堆积满仓的粮食,章祝军犹豫了:“现在已经有了家庭,不是孤单单一个人了,也不敢随意冒险。”在和妻子、家人商量了对策,又经过日日夜夜的反复思索后,章祝军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进军”养殖业!

  2001年,章祝军引进了优质品种(大约克)种猪(母猪)15头,创办了罗埠“祝军养猪场”。他知道,家人的支持就是要他重拾生活的信心,所以决不能让大家失望。于是,他把全身心都扑在了他的事业上。短短几年间,养猪场就已初具规模。最多的时候,养殖场的母猪大约有120头,存栏1000头,年出栏6000余头。同时,他还兼顾着珍珠、淡水鱼养殖40亩,苗木20亩。在利用囤粮养猪,猪粪种植、养殖同时,还形成了生产、管理、防疫、销售一条龙体系。他依靠着自己的努力改善了家人的生活。

  2008下半年,随着猪肉价格的下降,再加上自己对种植业前景的看好,章祝军又萌发了新的想法,就是种植香榧。

  “为了这个,我是下了大决心的。不仅专门跑去诸暨、嵊州学习了好几个月的技术,还自己考察了金华的山地气候。”据章祝军说,因为香榧对生长环境的要求极高,通常生长在海拔300-1000米温和湿润山地,还要日照少、直射光不强、峰岭连绵的生态环境,为了找到合适的种植基地,他几乎跑遍了金华的山区,“塔石乡的地理位置、气候等条件适合种植香榧,加上目前我们周围种植香榧的还非常少,我可以利用这个空隙走出创业之路。”

  可是,章祝军在塔石寻觅了一个多月,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山,不是已经被承包,就是因为山上种满了树不能砍,再不然就是面积不够。也许是章祝军的坚持赢得了上天的眷顾,一个多月后,塔石乡传来了好消息:有一片山林刚砍完树,正好符合他的要求。所以,章祝军二线多年的承包合同。

  山有了,章祝军心头的大石头落下了。赶在2009年4月前,他在山上种下了3000多棵老榧树。因为种的是老榧树,再加上章祝军是“学好了技术再上阵”的,这3000多棵老榧树当年就开花了。同时,章祝军自己还成功培育了近10000株香榧苗。

  2010年5月,在基地的基础上,章祝军开始谋划着如何带动销量。为此,他带领其他四位村民,有的出资,有的出力,共同组建了金华市云中香榧专业合作社。通过基地种植、采果,合作社包装、销售,实现了产、供、销的一体化运营模式。每年基地的香榧一上市就被抢购一空。不仅在当地逐渐打出了自己的“云中香榧”品牌,还吸引了诸暨、磐安等传统“香榧之乡”的客户前来收购。合作社的股东们通过分红实现了收益,基地的工作人员也拿到了稳定的收入。

  “再过几天就到了采摘的时候了。”看着硕果累累的香榧树,章祝军眼底是止不住的笑意,“4000块钱一斤的青果,今年预计可以给我们带来40万元的收益。这香榧树可真是成了实实在在的’摇钱树’啊!”

  在章祝军的脑海里,还有着这么一个“小本本”:谁谁谁在他最艰难的时候借给他钱,谁谁谁在最重要的时刻拉了他一把,里头事无巨细地记载了所有帮助过他的人员、单位名单:“我这一路走来,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与帮助,我肯定走不到这里。”在章祝军的描述下翻开这本“时光相册”,记者看到了许多温暖时刻。

  “不瞒你说,以前去香榧种植基地,都是需要手脚并用爬上去的。”原来,因为地势海拔高,没有上山路,章祝军跑遍了整个金华所寻找的合适的香榧种植基地竟是一座“孤岛”,如何运苗上山成了摆在他面前的第一道难题,“我这手不方便,树苗、肥料这些东西运输都需要找工人。”章祝军直言,工人搬运一次上山的费用是200-300元,几趟下来准得亏个血本无归,更别说还指望着从中赚钱了。找人搬运成本高,不找人搬吧,刚签下的这70年的地又得荒在那儿,面对这个两难的局面,想到今后的发展,章祝军决定在山上开辟一条道路。

  然而,修路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更不是靠着一己之力就能完成的事。为了让这条“生命通道”尽快成为现实,章祝军开始寻求有关部门的支持。

  “其实在章祝军找到我们呢之前,我们就有关注到他的这个项目,也实地走访考察过好几次。”婺城区财政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在了解到章祝军的实际情况后,深受感动,对“云中香榧”也多了几分关注,“香榧种植污染少,收益高,前景好,又是绿色产业,值得支持。”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考虑到资金问题是基地创办发展过程中的最大掣肘,从那时候开始,区财政局就开始持续关注章祝军,为他梳理发展思路、寻求致富路子。后来,在得知章祝军在试图修路后,区财政局及时与区里各部门协调,同时,还积极向上级部门争取项目资金支持,“其中就包括了基地创办之初的林区道路项目补助的30万元。”

  先后两次造林补助44万元,喷地罐项目48万元……在基地的发展过程中,政府相关部门累计给予各类财政奖补资金共122万元。

  资金问题得到了解决,在香榧种植初期,种植技术问题也成了困扰章祝军的一个大难题。在签下合约后,章祝军投入75万元资金,积极联系购买树苗,赶在2009年4月前在山上种下了3000株的7年苗。“因为是老树,所以单棵树的价格很高,差不多3万元一棵。”这么贵的树苗,如果种不好怎么办?这个问题让章祝军整夜整夜的睡不好觉。好在最后树苗都存活了,这让章祝军心里舒了一口气。3000多棵树苗都是7年苗,栽种当年就已经开花。与此同时,新的问题又来了:“为了让果树顺利结果,我用诸暨那边的授粉经验,与诸暨香榧同时期进行人工授粉。结果,诸暨的香榧授粉后成功结果,而我的却毫无动静!”

  授粉时间、授粉流程等等都是相同的,症结出在哪里?这时候,区里的农业技术指导员来了。在经过一番实地查看了解后,农业技术指导员指出,由于塔石地理位置偏南,开花期要比诸暨那边早一个星期左右,授粉时间自然也需要比诸暨相应提前。“吃过技术的亏,就要把技术学到家。”自2016年开始,在科技部门的牵头下,基地还聘请了专业技术人员进行每年两次的实地指导和集中培训,真正把科学技术迎进了田间地头。

  2008年下半年,在“养猪界”混得风生水起的章祝军投身香榧种植。“养猪赚的多!我就是用养猪赚来的钱来种香榧。”香榧种植投入大,见效慢,回想起创业初期的章祝军直言,那时香榧种植基地完全就靠着“祝军养猪场”才能坚持下去。这边赚来那边“花”,这样看似平衡的画面却没有维持多久。2013年,“五水共治”工作刚刚开始,章祝军没等村干部上门,就主动拆掉了自己全家赖以生存的养猪场,“之前,政府给了我们很多的帮助,所以这次号召,我们肯定要带头响应!”

  “我自己也是残疾人,我深知作为一个残疾人会面对多少压力。”记者了解到,当时,他的养殖场里雇用了5名残疾人。为了使他们能够在“祝军养猪场”以一己之力完成工作,章祝军还细心地根据大家能力的不同,为他们分配了工种,一来帮助解决了他们的生活保障问题,另外还帮助他们学习了养殖技术,以便日后他们还能有一技之长自行发展。这样的举动获得了大家的认可,2005年,“祝军猪场”被命名为“残疾人扶贫示范基地”。如今,在章祝军的云中香榧基地里也有10名残疾人在工作。

  除了雇用残疾人作为劳动力外,章祝军还用自己的“暖心”为山区人民铺就了一条“造血型”的扶贫特色产业之路,让这一片绿水青山经过了几年的培育,真正变成了“金山银山”。“老百姓没有挣钱的法子,我这里有点基础,是能帮一点是一点。”原来,当时,当地的老百姓大多和章祝军一样,以经营养殖场,开设锯板厂为生。“三改一拆”、“五水共治”的号角吹响以后,为了保护水源,他们主动砸掉了一家子人赖以生存的“饭碗”。拆的时候有多利索,困难就来得有多快:靠山林所得完全供养不起这一大家子。这时,率先转型成功的章祝军拿出了花了大价钱培育而成的树苗,送给了乡里有需要的人。

  树苗到位了,但种香榧并不是一件容易事儿。为此,章祝军还“技术上门”:只要老百姓一个电话,他都会及时地上门进行技术指导。偶尔,碰上他在外地,他也会尽可能在电话里讲清楚,讲不清楚的,就立马安排基地的技术人员上门,“香榧树全身是宝,只要种的好,就跟种了‘摇钱树’没啥区别。”而且,章祝军还认为,当这些“摇钱树”种满塔石乡,这个沉寂在婺南的“世外桃源”也必将因此走向美好明天。

  “我很感激所有人对我的帮助。”养猪的时候送猪,种植香榧的时候送苗,曾经受助于人的章祝军如今转身一变,成为了一名“热心人”,而这背后,是他火热的初心。


上一篇:野猪频光顾 榧树受其害    下一篇:浙江新闻联播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