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大道之境(大终局)

  • A+
所属分类:系统
所有人的都沉默了,无穷无尽的虚空当中,只剩下盘古张狂大笑的声音,回dang在唐瑾和三清鸿钧等人耳中。 唐瑾身上的洪雷浮神铠亦是光芒暗淡,虽然不至于像hun沌紫璃枪一般支离破
第四百五十五章 大道之境(大终局)

第四百五十五章 大道之境(大终局)

  

第四百五十五章 大道之境(大终局)

  

第四百五十五章 大道之境(大终局)

  所有人的都沉默了,无穷无尽的虚空当中,只剩下盘古张狂大笑的声音,回dang在唐瑾和三清鸿钧等人耳中。

  唐瑾身上的洪雷浮神铠亦是光芒暗淡,虽然不至于像hun沌紫璃枪一般支离破碎,但亦是受创不轻。

  四周扫了一眼,掠过了三清女娲等人惊恐的目光,后土将那漆黑冰冷的眸子对上了唐瑾和鸿钧,面庞狰狞的冷笑道:好啊,真好啊。虽然与我想象的有了些偏差,不过终究是殊途同归。

  唐瑾感觉到自己身体当中的力量又回来了,唐瑾感觉自己的生命似乎是得到了新生忽然,唐瑾额头上的天罚之眼闪烁了一下,那飘dang在唐瑾不远处的天道实影竟然也钻进了唐瑾的身体当中

  当时的天机变化可是深不可测啊三清大圣等人对付鸿钧道祖,最后天骄大圣以全力击杀了鸿钧,却不曾想盘古圣主竟然在最后关头复出,将三清大圣和鸿钧道祖天骄大圣全部斩杀了从那以后,盘古圣主就成了众圣之主。不过,自那时起,许多准圣都是纷纷突破,天地之间突破称圣人,再也没有限制,不需要鸿门g紫气了而之后,天庭在盘古圣主的支持下继续运作着,声望比之前更高了,但是那赫赫有名的天骄大圣一家,却是不知所踪。据说,是被盘古大圣给杀了

  鸿钧鼻子眼睛嘴耳朵全都渗出了血来,就连头皮还有脸上都是裂开,当中丝丝鲜血流了出来。

  盘古低喝一声,鸿钧惊讶中带着惊恐的看着后土,不,现在应该说是盘古了,虚弱而又不解的道:怎么可能,你,你没有死你不是应该泯灭,魂飞魄散了么你怎么会

  是啊,天罚之眼的最终天赋技能,怎么可能是专门为了对付天道难道说,雷神的存在,就是为了对付天道么那他又为什么会归附在天道之内呢

  忽然,重伤濒死的鸿钧猛抬起了头,苍白的脸sè竟然涨红,大声吼道:不对,造化于天道之外的生灵不止有我,还有盘古盘古你在哪里是不是你算计我你出来,你出来啊出来啊一定是你的,盘古盘古你给我出来啊

  鸿钧喃喃自语,没说一句话,神sè便苍白一份,双眼当中的光芒亦是暗淡一丝,眼看就不行了

  此时,唐瑾身上的血液已经全部流干,血管当中已经没有一丝一毫血液,脑海当中的各种元素精华本源也是全被盘古吸收走了,只有那天罚之眼与唐瑾身体生命融合在了一起,无法被盘古吸收。

  此时,众人身体当中都是已经一丝一毫圣力都没有了,如果不是三清等人还有唐瑾鸿钧已经成圣,身体不受虚空限制,可以如同星球一般,在虚空当中随意行走,只怕众人现在早就掉落下去,落入茫茫虚空的无尽深渊当中了。

  现在,自己最主要的事情,就是要把天地之心拿到手了。转身,看着依旧如同死人一般,漂浮在虚空当中的唐瑾,盘古呢喃道。

  鸿钧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从那截仙百华杖上的金sè圣力当中,竟然传来了一种害怕的情绪

  唐瑾淡漠的站在虚空当中,手中握着那一截hun沌紫璃枪,猛地一抖,不远处破碎的hun沌紫璃枪便飞shè回到唐瑾手中,竟然自己组合起来,再次变成了光芒闪耀的hun沌紫璃枪。

  唐瑾这一招,完全是拼命的招式杀了鸿钧,碎了天道,唐瑾自身也是重伤,虽然不至于死,但亿万年之间也是不能再复出了。

  不,不可能,不可能的鸿钧的神sè已经萎靡至枯槁,但听到了唐瑾的话之后,依旧是连连摇头,满脸不敢相信的神sè: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专门用来对付天道的招式不,不可能的。天罚之眼虽然是雷神的天赋神通,雷神又是天地第一缕灵雷,但依旧是生于天道之下,天道之下的生灵,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衍生出来对付天道的神通不,不可能的这根本就不可能除非,除非是造化于天道之外的生灵,才有可能使用出来对付专门天道的招式而,而这个世界上,天道之外的生灵,只有我啊,只有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看到鸿钧已死,盘古又将目光看向了一旁已经被吓傻了的女娲佛门二圣yu皇大帝和瑶清,冷然道:既然如此,你们也为我成道做出一点贡献吧这个世界,被鸿钧治理的太1uan了,吸收了你们之后,我便再开辟一个世界,拿着这莲子外壳再衍化一个洪荒出来。一切归零,我还是那个世界之主鸿钧即便当了那什么道祖亿亿万又怎么样他所在的这个世界覆灭,他的所有痕迹也会消失哈哈哈哈

  然而,似乎正是因为这段天罚之眼,hun沌青莲莲子当中的道道暖流竟然流进了唐瑾身体当中,开始修补起了唐瑾的身体,带动唐瑾身体,开始恢复了起来

  盘古一边吸收三清和唐瑾,一边将目光看向四周,最后看向生机几乎已经完全枯竭的鸿钧,冷笑道:鸿钧道祖大人,怎么,还不愿意死么你记住,莲子壳终究只是莲子壳,永远当不了真正的天地之主当不了哈哈哈哈

  唐瑾抬手,将那hun沌紫璃枪抛到空中,顿时,四周散落的先天灵宝先天至宝诛仙剑盘古幡江山社稷图便涌向了那hun沌紫璃枪。

  此时唐瑾的意识已经陷入了一片hun沌朦胧当中,能够听到感觉到外界的一切事情,身体却动弹不得,只能让身体当中的血液和那精华本源一道道全部被盘古吸收走。

  唐瑾炼化着这个hun沌青莲莲子外壳,依附到自己身体当中,修补着自己身体,成为了自己身体当中的一部分。

  忽然,盘古的双臂张了开来,唐瑾还有三清等人只感觉身体四周的空间猛地一紧,便动弹不得,全都不由自主的向盘古漂浮了过去。

  看着四周等人不解的眼神,盘古以胜利者的姿态凌立在虚空当中,向四周扫了一圈,又狠狠的瞪了鸿钧一眼,然后道:当年,hun沌初开,生灵万物俱无,天地连成一片,只在其间孕育着一株hun沌青莲,那青莲有叶五片,开hua二十四瓣,结成一颗莲子。待得亿万年期满,莲子裂开,我手执开天斧出世,用那开天斧将天地劈开。这些你们都知道,之后,便是说我有感于天地间万物皆无,便身化洪荒了吧哼其实,当年我并不该死我的职责只是开天辟地,然后应该由鸿钧身化洪荒

  盘古的话,似乎是意有所指。场上包括三清等人的所有人,全都是将目光看向了唐瑾。

  他现在经脉断裂,身体血液和本源已经完全被盘古吸收,他现在就是一个废人,无能为力。

  唐瑾想到了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兄弟,还有自己可爱的女儿自己不能死,不能死啊到时候,盘古将这个世界毁灭,那自己的妻子女儿父母兄弟不是都要死了么自己追求实力不就是为了保护他们么自己不能死啊自己要组织盘古

  鸿钧手中的小太阳落下,唐瑾身化的雷电也是刚好袭上来,两团这个世界上最为耀眼的光芒毫无悬念的撞击在了一起

  感受到这股奇异能量,唐瑾内心惊叫了起来,却是知道这是好事,开始运转起了那股能量,修补自己的身体,恢复起来。

  随着盘古的话音落下,鸿钧最后绝望愤恨的看了盘古一眼,又扫了四周一圈后,竟然轰得一声炸裂开来,变成了漫天的飞灰。

  大脑分崩离析,就连鸿钧眉心,蕴含着鸿钧灵魂的元神白丹也是分裂成了一块块碎块。

  寂静的虚空当中,一声清脆的崩裂响声从唐瑾手中的hun沌紫璃枪上传了出来。

  后盘古大圣有感于天地间万物皆无,便身化洪荒: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头成繁星点点;鲜血变成江河湖海,肌rou变成千里沃野;骨骼变成草木,筋脉变成道路;牙齿变成金石,精髓变成珍珠;气为风云,声为雷霆,汗成雨1u;盘古大神倒下时,头与四肢化成了五岳,而脊梁却成了天地间的支点不周山脉肚济却化成了一片血海,那血海方圆几万里,里面血1ang滚滚,鱼虾不兴鸟虫不至,天地戾气全都聚在了此处,洪荒众人将此处唤做幽冥血海。

  看着鸿钧身后,那四分五裂,不断颤抖,似乎是想要走却又无法离开的金sè天道实影,明显也是伤得不轻。

  盘古身上的气势在不断上涨者,甚至已经过了他当初在hun沌未开之时,巅峰的状态,依旧在上涨着。

  突然,一阵y冷得意的笑声从唐瑾和鸿钧两人不远处,三清女娲等人的方向穿了过来。

  一颗ru白sè的光球在原来鸿钧所在的地方滴溜溜的旋转着,散着ru白sè的关忙,汹涌出ru白sè的气流,就像是佛门之人归寂之后留下的舍利子。

  嗬,嗬鸿钧张了张嘴,却只是呕出了一口血来,但鸿钧还是强撑着破败的身体,将心中的疑huo说了出来:你,你那一招,怎么可能,压制我的天道圣力天,天罚,罚天不,不可能的。天道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人,掌控者。我也只是能挟持它,bi迫它罢了,不可能压制它。你的圣力,怎么可能压制的了天道。

  因果报应。当初你算计我,现在我算计你。报应不爽,报应不爽啊哈哈哈哈今天,我就要把本来是我的,全都收回来鸿钧,即便是让你作了亿万年的天地之主,最后,这一切,不还全都是我的

  他当然能够听到刚刚盘古所说的,要毁灭这个世界,再创造一个世界,可是那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而唐瑾自己虽然因为使用了这一招,成为了废人,但是唐瑾相信,自己救了三清等人,自己又变成了实力最低的一个,对他们也没有威胁,三清等人是不会对付他的,说不得碍于因果还要帮帮他。

  这念头只不过是在鸿钧脑中一闪而逝,电念急转之间,唐瑾手中的hun沌紫璃枪已经突破了鸿钧手中的截仙百华杖,向鸿钧的xiong口刺了过来

  鸿钧也是慢慢的转头,目光看向了唐瑾,张了张嘴,满是不敢置信神sè的道:天罚之眼

  鸿钧不明白,为什么他已经吸收了天道实影合道了,还会被唐瑾击败刚才唐瑾的那一招,到底是什么来头他以前怎么从来都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一次,可以说是唐瑾拼着自己损失救了三清女娲等人,倒不是说唐瑾大公无si,而是当时唐瑾如果不出头,不使用罚天的话,他们就全要死,包括唐瑾

  被盘古的黑sè圣力包裹住,三清还有唐瑾等人完全无法挣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体当中的东西被盘古bsp;三清等人本身便是盘古的精气所化,所以盘古吸收的,直接是三清等精气还有血rou,而唐瑾,则是身上的血液元神,还有元神当中的雷之本源空间度本源,以及乾天奂巫碑当中的水之本源也被盘古bsp;三清三人失去了身上的精气血rou元神,便会直接在天地当中消散,而唐瑾若是失去了血脉和那些本源之力元神,再加上本身的伤势,只怕也是活不久了。

  盘古得意的笑了起来,手心突然用力,想要将唐瑾捏碎,然而,就在盘古手掌刚刚要合上的时候,面sè却是突然变了

  天罚之眼的天赋技能,罚天。看着濒死的鸿钧,唐瑾竟然扯出了一个笑容,摇晃着身体,语气亦是极为虚弱的道:这个,是圣人级别才能够使用出来的传承技。攻击力却只是一般,但是对于天道,却有极为强大的杀伤。几乎,只要跟天道扯上关系的东西,都会被一这一招死死的压制。其实,今天如果你不吸收天道实影,你还未必会输

  二楼,一个单桌旁边,一名一身紫袍,面sè英俊,两道白鬓垂在xiong前的男子正仰在椅子上,一口一口的喝着茶,津津有味的听着,乐在其中。

  hun沌紫璃枪的度几乎一点都没有被减少,急冲之间,便将那一枚枚的造化yu碟崩飞开来。

  说吧,盘古抬手甩出了数道黑sè圣力,将完全没有反抗之力的女娲等人也是缠绕住了,开始吸收女娲等人身体当中的能量。

  雷神的天罚之眼,便是这天地之心,是我刻意留下的后手,准备对付你的。天地之心,能够死死地压制住这天道。只是没有想到,雷神当初去对付你的时候,他那么废物,竟然没让你融合上天道,便被你打跑了。不过,他竟然找来了这个唐瑾,虽然事情有些偏离我的想象,但是终究殊途同归。你还不是被我算计,被这天地之心给压制住了天道,要飞灰湮灭了

  hun沌紫璃枪断裂破碎,直接伤了唐瑾的元神,让唐瑾本来就急剧缩小,萎靡不振的元神再次受到重创

  至于说三清女娲等人,则是在唐瑾和鸿钧两人碰撞在一起的时候,便被唐瑾chou走各自身体当中最后一点圣力,然后被巨大的震dang力将身体向后崩shè开来,九人俱是被巨力扔飞出去好远好远。

  忽然,被唐瑾握在手心的hun沌紫璃枪尾部一截颤抖了一下,很细微的颤抖,却让唐瑾清晰的感觉到了。

  为什么为什么听到了盘古的这句话,鸿钧终于抬起了头来,怒瞪着鸿钧,歇斯底里的叫道:是你动了手脚你动了手脚对不对为什么,为什么我拿着二十四枚造化yu碟,还是无法融合天道为什么二十四枚造化yu碟虽然没有成就真正的hun沌青莲,但是已经完全可以压制天道了,为什么我无法成就道境为什么

  之前,接受下这天罚之眼,了解到天罚之眼的这终极天赋技能:天罚,唐瑾还有些不能够理解。

  与此同时,盘古正好刚刚吸收完女娲等人,身体上的气势大涨链接几人的黑sè圣力被绷断,盘古面孔狰狞的大吼了起来似乎是在宣泄着这无数年憋屈的怨气

  后土浑身颤抖着,一道道黑气从后土身上翻滚出来,然后在后土的皮rou骨骼,甚至是脑袋上面穿梭缠绕着。

  浑身经脉和骨骼因为承受不住巨力断裂,身体当中的生机大量流失,浑身上下唯一比鸿钧好的就是脑海当中元神紫丹并没有裂开,但即便如此,那元神紫丹也是缩小了大半。

  后土的声音y冷,面庞身体的皮rou更是在不断的扭曲变化着,在这奇异的扭曲当中,后土的身体竟然渐渐拔高,然后变得粗壮,面庞似乎也在变化着,特别是她的声音,竟然是个男声

  盘古本就是圣人巅峰级别的强者,如今三清等人身体当中一点圣力都没有,唐瑾更惨,浑身支离破碎的,在盘古的cao控下,根本没有一点还手之力。

  嘿嘿,不说话再次冷笑一声,盘古继续道:你以为,杀了我,夺取了那二十四枚造化yu碟,掌控了天道,就能够真正的成为了世界之主了你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无法真正的融合天道,成就道境么你想知道么

  掌控了天道,却一直无法让天道信服,跟自己真正的融合,所以无法成就道境,这是鸿钧一直的痛。

  当漫天法宝全部飞入到hun沌紫璃枪当中之后,那hun沌紫璃枪的模样没有什么变化,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变了,变得更加强大了

  条条裂纹从扎进鸿钧xiong口的枪尖蜿蜒出来,慢慢密布在了唐瑾手中的hun沌紫璃枪上面,最后,那hun沌紫璃枪竟然亦是截截断裂开来

  只是,盘古并没有现。就在他准备吸收女娲等人的时候,一旁散落的hun沌紫璃枪碎片竟然开始缓缓地颤抖了起来,鸿钧所化的莲子外壳上,ru白sè光芒不断向那hun沌紫璃枪碎片当中涌了过去

  鸿钧连忙控制着自己身前漂浮着的二十四枚造化yu碟上前阻挡,然而,让鸿钧惊慌的是,那二十四枚造化yu碟竟然也如同害怕唐瑾一般,几乎是被唐瑾一枪一个全部挑飞开来

  你说呢盘古将目光看向了同样虚弱无比,只能勉强站在虚空当中的唐瑾,道:到最后,是什么压制了你的天道圣力,让你沦落到如此地步的啊

  新书杀戮大帝,小暖吸收了礼包的经验,绝对会写的比礼包好很多,希望大家能够支持。

  一声怪叫从鸿钧的身体当中传出,接着,就如同是被唐瑾的hun沌紫璃枪推出来的一般,开始被鸿钧吸收进体内的天道实影竟然随着长枪刺进鸿钧身体,又化作了分崩离析的光影,从鸿钧身后被弹了出来

  xiong口被透了个大dong对于圣人来说,可能还不算什么大伤,但hun沌紫璃枪当中jishè而出的道道圣力,却是将鸿钧的内脏经脉全部绞碎,骨骼皮肤亦是龟裂。

  看来是刚才的攻击强度太大了,一件先天至宝,力抗三件先天至宝,还将三件先天至宝全部崩开崩裂,最后所付出的代价,也必定是惨重的。

  感受着身体当中的实力,那充沛的感觉,比自己全盛时期还要高上数倍,盘古很满意:以这个实力进阶道境,以后我就是这天地之主了

  其实你们本不应该存在的,因为我,你们才能在这天地当中逍遥这么长时间。如今,我也只能算是拿回我自己的东西罢了。盘古手上猛地jishè出了道道黑sè圣力,盘在三清还有唐瑾的身上,一边似乎是在四人身上吸收着什么一边道:特别是你,唐瑾。你身上有着雷之本源空间度本源水之本源我的血脉雷之血脉,和最重要的天地之心。全都是我的东西,我要全部都拿走

  风暴席卷了四周除了唐瑾和鸿钧以外的一切物体,将整个空间都给掀裂开来,空间破碎jidang,灵力风暴夹杂着空间碎片和空间1uan流向四周jishè,整个三界都颤抖了起来

  我死我怎么会死面庞已经完全变成了个粗狂男人面庞的盘古反问了鸿钧一句,张狂的挥舞着他粗壮的双臂,冷然对鸿钧道:鸿钧当年你算计我却没想到被我算计了吧我不但没死,而且还活到了现在等着,我把你们全部击杀,吸收了之后,再拿到那二十四枚造化yu碟吸收掉那天道,我就能晋入道境笑道最后的,是我哈哈哈,是我

  感受着这hun沌紫璃枪,唐瑾想起了当时紫龙盘神枪吸收hun沌钟的时候,不也是先破碎了自己,然后才破而后立,成就了先天至宝,完全吸收hun沌钟,成为了hun沌紫璃枪的么

  两强jiao接,以唐瑾和鸿钧两人为中心,一团巨大的灵力风暴向四周jidang开来

  在大家的呼声下,小暖终于还是先把礼包给结局了,不知道这个结局大家满意不,但是小暖总算给了大家一个jiao代。

  盘古凌厉在众人之间,似乎,这一方天地都围绕着他旋转了起来,他便是这方天地的中心。

  鸿钧败得冤枉,鸿钧到最后被刺中了那一枪,也不知道唐瑾到底是怎么压制住他的天道圣力,刺破他的防御的。

  鸿元莹圣袍被唐瑾的hun沌紫璃枪ji起了阵阵bo澜,如同是道道水纹一般,却亦是没有阻挡唐瑾太长时间,直接被唐瑾的hun沌紫璃枪给刺破了防御,那鸿元莹圣袍瞬间便以唐瑾的hun沌紫璃枪为中心向四周撕裂开来,hun沌紫璃枪毫无悬念的刺进了鸿钧的身体当中,穿了个通透

  使用了这一招过后,唐瑾最少要恢复亿年才能把身体的伤势恢复过来,至于元神的损耗,则是完全无法恢复了。

  也就是说,用不了多长时间,待鸿钧脑中的元神白丹完全破碎之后,鸿钧的灵魂,便要消散在这方天地了,彻底的泯灭。

  唐瑾手中握着枪,身体却在不自禁的颤抖着,双眼当中满是颓靡,脸sè煞白,道道鲜血从唐瑾嘴中和鼻子中喷涌出来,看来唐瑾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唐瑾和鸿钧缓缓转头,向三清等人的方向看去。只见三清女娲等人依旧是身体软倒在虚空当中,动弹不得,而刚才本来跟三清等人一般的后土却是扭曲着面庞,冷笑站了起来。

  鸿钧面sè苍白,双眼当中没有丝毫身材,呆呆的看着盘古,盘古却是冷笑看着鸿钧,继续道:hun沌未开之时,天地当中有一青莲,青莲上面结一莲子。你们都知道我是破莲子而出,但是你们却可知,我破开莲子之后,我顶多算是莲rou,那莲子的外壳哪里去了么不错那莲子外壳,正是这鸿钧

  传说当中,盘古开天辟地,让天地初开后,天地不稳,盘古大圣便头顶蓝天,脚踏大地,每日长高一丈,使天每日也增高一丈,地每日也增厚一丈,经过一万八千年,天地定型。

  反正也是自己手中的猎物,盘古也没有着急,准备吸收完三清女娲等人之后,再杀了唐瑾,拿走唐瑾身体当中的天罚之眼。

  等到唐瑾手中的hun沌紫璃枪碰触到鸿钧手中的截仙百华杖,感觉到唐瑾枪尖上紫sè光芒将截仙百华杖上面的金sè光芒bi得向后急缩的时候,鸿钧整个头皮都炸了起来

  嘿嘿,想知道么那我就告诉你。盘古盯着鸿钧,不屑道:你以为,掌控天道,真正压制天道,能够让天道信服的,真的是那hun沌青莲么你错了,真正能够让天道臣服,心甘情愿与其融合的,并不是那hun沌青莲

  在自己这招天罚手下,被天道附身的鸿钧,几乎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便被穿透xiong口,眼看就不活了

  怎么,还有什么能量能够损伤到天道还有什么技能是为了专门对付天道而生的难道天道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也可以被损伤

  今天,在切切实实的使用出了这招天罚,将天道合体的鸿钧击败之后,唐瑾才感受到,什么叫做专门对付天道,克制天道

  将目光放在了盘古身上,唐瑾的眼神当中有考究有嘲nong,似乎是询问着盘古什么。

  唐瑾身化的雷电刚刚接近鸿钧,鸿钧心中便陡然ji起来了一层不安寒颤的感觉。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凝聚在了唐瑾身上,盘古亦是不例外,看着唐瑾,缓缓道:当时你算计我的时候,就要做好被我算计的准备。到底我才是主,我哪有那么容易死。临死前,我讲我的精气化作了三分,成就了三清。精血化作了十二份,后土这一份我特别隐秘的蕴含了一丝我的魂魄,也就是生机。你将三清等人全部收做弟子,挑拨巫妖两族大战,暗中帮助妖族,不就是想让巫族十二祖巫全灭,怕我留后手么然而,你觉得你融合天道了,举世无双,无敌了,留下了后土身化六道轮回,却没有想到,我早就把你算计到了吧这雷神,就是我留下的最后一道后手。

  我开天辟地之后,便应该是由莲子外壳,也就是这个鸿钧老贼化身天地,成就这十方三界。然后由我掌管hun沌青莲,控制天道,成就圣人之上的更高境界:道境。但是,没想到的是,这个莲壳竟然有了神智呵呵,竟然损毁我的本命hun沌青莲,让其爆裂,bi得我不得不身化天地万物,然后他竟然越俎代庖,代我成了这个世界之主掌管这天地亿亿年。我说的对么鸿钧道祖。

  此时,三清等人已经完全变成了一捧飞灰,被盘古吸收干净,只有女娲和西方二圣等人还在强撑了。

  至于三清和女娲等人,则是浑身上下所有的圣力全部耗尽,精力亦是全部消失,仰躺在远处的虚空当中,紧张的看着唐瑾和鸿钧,等待着胜负结论。

  自己现在一无所有,属于别人的东西已经完全被盘古收走了,只剩下了这个烙印在自己生命当中的天罚之眼,那为什么,自己不打造一个全新的自己呢

  盘古现在完全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然而,事实似乎也是这样,所有人都成为了他的棋子,他就是天地这场戏,最后的胜利者。

  不一会,便有一个身穿晶蓝sè衣服的少女蹬蹬蹬跑了上来,一下子扑到那紫衣男子的身上,娇声道:父亲,咱们要走了。母亲说咱们下一站要去冠云星,那里的云彩特别美父亲,到了冠云星你跟母亲说说,我不要再练琴了,咱们一家好好玩玩,好不好嘛

  紧接着,唐瑾便感觉到一股奇异的能量顺着那截枪身当中溜进了自己身体当中,竟然开始修补起了自己残破的身体

  这个想法刚刚升起,hun沌紫璃枪吸收那hun沌青莲莲子外壳的度便猛地一块,竟然一下子将那hun沌青莲莲子外壳拉近了唐瑾身体里面

  场上众人俱是缄默了,全都感觉到了一股诡异的气氛,似乎在这狂1uan肆虐的虚空当中蔓延开来